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竹啸书斋

竹巾藤带亦逢迎,啸引江帆带月行。书家孺子有奇名,斋宫潜咏万人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杨文阁:字青池,1968年生,山东济南人。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。现为山东泰山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、齐鲁国际艺术馆画艺委员会主任、山东省人大书画院画家、山东力明科技学院艺术学院教授 、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山东艺术学院中国书画研究生、综合绘画材料研究所研究员,山东当代花鸟画院秘书长、《中国书画鉴藏》(二十一世纪中国画名家工作室研究系列丛书)总编。 作品获首届山东省民族风情书画大奖赛一等奖。入编《中国二十一世纪杰出画家》、应邀参加“2006全国书画精品大赛”,大型历史文献《共和国儿女--与时俱进展鸿图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清池漪澜翰墨香------浅析杨文阁的国画艺术  

2014-07-11 13:19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画家在笔墨之事上,大凡都有自己的几把刷子。不仅要备有传统的刷子,而且还要有现代的刷子。传统的断面刷的好,基础就牢固;在此基础上现代的断面再刷的好,且两断面能有机地连为一体成为“方面”方可言绘事。方面是对绘事一个系统的解析,是对绘事集结能力的展现,这展现的范畴乃是诸方面的汇总。我想,具备这两把刷子的乃是“画家”的起点。但是仅如此还是远远不够地,画家也是分三六九等、千差万别的,绝没有一蹴而就、一概而论的可能。所以画家只有两把刷子是不行的,想在绘事上有所成就,企及“名家”、“大家”之列,若不多多地具备几把刷子经历几多的甘苦挣扎,无疑是痴人说梦而已,只因绘事繁杂无穷尽乃一“勤”行是也!

    然而近几年我们欣喜地看到了一位绘事的“勤'者——杨文阁,与之相熟的朋友们都发现其“忙”犹甚。“忙”着刷、忙着画、忙着写。每当看到其沉迷于笔墨间勾勒着气韵生动的崇山峻岭、在浓淡间探究着随类赋彩的花鸟鱼虫,看到其徜徉于“物我两忘”“传移模写”中不能自拔之状,好个不亦悦乎的“痴迷”时,皆担心其有“画痴”之虞。但其却毫不在意仍“我行我素”,不停地刷新着自我、刷新着他的国画作品。真的是功夫不负有心人,人无语作品却在发声:画家有一颗“慧心”而不是“痴心”、画家有情意切的率真,而不是虚情假意地“玩天真”,画家深知只有“勤能补拙”“天道酬勤”才能跨进成功之门!

    国画中无论是人物、山水、还是花鸟鱼虫,都讲究画理、画情、画趣的体现。一幅国画作品有理就能吸引人、有情就能感染人、有趣就能打动人。画有理、有情、有趣之关键在于人要有理、有情、有趣此乃人品之发源也。“画品之高,根于人品”“画以人重,艺由道崇”“游艺之事,必志道、据德、依仁”,宾虹老之言犹在耳畔。郭若虚之言更为精辟“人品既已高矣,气韵不得不高,气韵既已高矣,生动不得不至”。前贤之教训无疑有醍醐灌顶之效,人品之造就关乎画品之高低矣。

    当下人们热议之情商、智商的话题,总想用数据来衡量人的各种商数,虽具科学精神但也难免偏颇略显苍白矣。只因人是在各种环境里不断变化的,这种变化的正面作用乃是使人更有理、有情、有趣、有智慧,而人的智慧并非受数据的掌控,人品也绝非数据来衡量的。文阁及其国画恰恰是循着这样一条不断变化的有理、有情、有趣的智慧之路径一路走来,步履虽有蹒跚但他还是不断执着向前,以期达到他所仰望的高点。

     文阁是个勤快的多产画家,墨竹在他的花鸟画作品中占有很大的比重,水平可以说是不同凡响。这皆得益于其恩师李方玉先生多年的精心栽培,也和文阁勤勉好学分不开的。经年追随着方玉老师,文阁耳濡目染间心追手摩大得老师的真传。看其墨竹系列作品,与方玉老师虽一脉相承但神似而非形似。其对方玉老师特别讲究笔法的运用深有感悟,深知笔法则是来源于书法,书法用笔来写画乃是高手所为矣。由此见地,文阁在书法上下了大功夫,竹竿、竹节、竹叶、间或于竹根、竹须,不同的部位、不同的姿态、不同的情景相应地运用不同的笔法来表现,相得益彰纯熟有致矣。画面虽具主观理性的抒发,但也不失客观物性的表达;画家理性地归纳借着笔墨、张显情趣于章法。点、线、墨、色间透视着传统张力与现代的光华。浓中有淡、雅中透简,生苍老辣中不乏灵动的气韵。在其“竹啸书斋”里到处可见竹、石间难以割舍的依偎,竹、鸟间的毫无顾忌的相随。这些透着自然之情趣的画作,也向人们传递了画家的情趣所在。而画家的情趣同样发散于众多的、不同题材、不同尺幅的花鸟画作品中。诸如,动物系列、兰花系列等等。可谓是“琳琅满目”不甚枚举啊。我想方玉老师能为有这样的高徒,心里也是深得宽慰。

     潘天寿曾言“人们只知黄宾虹山水画妙,却不知花鸟更妙”。这是说宾虹老花鸟画、山水画都已经达到妙境之论。熟悉宾虹老经历的都知道这一妙境得来实属不易矣!无疑,宾虹老是文阁高山仰止的偶像级大师。

    “ 偶像”的力量是无穷的,在绘事上文阁不仅是个“黄”粉丝,他更是个彻头彻尾地“野心家”。花鸟画上取得的成绩,并没有满足他的勃勃“野心”,反而使其“野心”更加地“膨胀”。他的目标非常明确:不但要画好花鸟画,更要画好山水画。画的好乃是近期努力的目标,画的妙乃是一生的追求。他执着地要尝试一下“道子临风”的快感。他更深知“路漫漫兮,其修远矣”。首先面对的乃是如何提高的问题,文阁知道有待提高的不仅仅是技法层面、更重要乃是画家的意识层面。无他,只有不断地学习深造这一条苦旅,毫无捷径可走。于是乎,文阁的身影时常与张志民、蔡玉水、李济民等老师相伴左右,倾心领教于诸位名家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张志民山水画高研班系统地深造学习,其对山水画的认识有了一个质的飞越。张院长的许多理论阐述让其耳目一新,大有顿开茅塞之感。使文阁对国画有了自己的新思想和新认识,懂得了画家不能仅仅地被绘事所封闭,更要关注于社会、关注于时代、关注于自然,画家要更具环保意识(生存环境的污染),画家要有时代性的责任感,思想性的紧迫感,画家理应在一个开放的系统里来表达物象。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”画家就是这大美物象的代言人。“天人合一”不是畅想,乃是人与自然的正常关系所在。人与人之间需要和谐,人与自然之间同样也需要和谐。画家乃是借着笔墨书写、传递和谐的使者。

     理念产生信念,信念则产生信息。画家笔下的物象所产生的正是信息的释放,想法与笔法机缘巧合地跃然纸上乃是意境的畅想。

     笔法、墨法已经不再是文阁关注的唯一了。笔墨之法技术也,非艺术之诠释也。随着知识的积累、见识的提高,从而不断地更新着自己的固有理念和信念,驾驭笔墨只是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,展示自己的更新所在。鉴于此再看其作品,大有峰回路转之新意。时常纠结的单薄变得厚重了,冥思苦想的机械章法、布局灵动了,大胆落笔,精心收拾有了更深层面上的理解、运用。虽然还是那样不断地游走于名山大川之间,不断地亲近于自然“外师造化”写生存稿,但其深知只有“中得心源”方能为“祖国的河山呐喊”。尽管现在所发出的声音是那样的弱小,不能算是“呐喊”,毕竟是找到了“发声”的要点,毕竟看到了自己许多的羁绊需要能力的清淤,需要时间的嬗变。虽然嬗变的过程少不了否定之否定的纠结,我想只有凤凰才配上“涅槃”。“涅槃”是更新之所在,更新后的凤凰才是“金凤凰”、“火凤凰”,才有可能灿烂。

     人品不悖于画品,画品才能表达人美好的一面。不断注重“形而上”的文化修为,使文阁无论是花鸟画还是山水画皆摆脱了原有的模式,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地,朋友们都为其高兴。称赞者有之,鼓励者有之。就连一向谨言的齐鲁国际大厦美术馆馆长、资深鉴赏家、收藏家杨卫东先生都不吝誉美之词给于肯定和鼓励。然而可贵的是,文阁并没有飘飘然,仍在安之若素、宠辱不惊中追寻着他笔墨中的“梦境”。他不拒绝的鲜花与掌声,但他更期盼在他的清池内常有漪澜泛起、常有翰墨的香气。在此我们也祝福与他“梦想成真”,愿他的翰墨情怀漪澜不断,愿他的翰墨香气流连不断,更愿他能在不久的将来与众翘楚比肩!

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丰子道写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